嗷嗷嗷!!(((o(*゚▽゚*)o)))

浪浪子-沉迷亚连&FOB不可自拔:

各位太太打扰啦,库勒尼西中心无料本《银河铁道之夜》的本子现在还余11本,这个是开箱实物图!如果有还想要无料本的太太,请私信我,邮费介时会开个闲鱼链接/

宣图链接:http://firecontract.lofter.com/post/10ee31_11c79a98

试阅正文链接:http://firecontract.lofter.com/post/10ee31_11b26352

嘿嘿嘿ww

浪浪子-沉迷亚连&FOB不可自拔:

库勒尼西中心无料《银河铁道之夜》正式开宣啦!除本篇外还另附了小短篇~

定位魔都CP21-Day 1,摊位L76,有喜欢的大小姐们可以来领啦啦啦啦啦QAWQ~领取的时候需要回答一个ul相关的问题ww都很简单没事的(。)

【尼西生企】银河铁道の夜

浪浪子-亚连,可爱,打钱:

2017年库勒尼西生日企划“藏书票”地址链接:https://kronig2017.wixsite.com/hbtokronig


超级美的生企界面……赞美主催!!赞美质量高到爆棚的大家!!!果然尼西西子就是这么可爱又万人迷痴汉老阿姨犯病了谁拖她回去


得到主催允许后在个人博客公开参企文章,其实是有点私心的……现在预订会将这篇文出成无料参12月的魔都CP21,并在修订后的原文之外追加一篇短篇彩蛋!之后会放出图宣和具体摊位,如果有人想要的话,可以去现场拿~






-以下正文-




 




 


列车驶离南十字星站。从那没有亮灯的车窗看去,只有一个地方的光影勾勒出人形。


 


轮轴接力的声响填补了整个夜空。那声音如此洪亮,甚至连银河里流淌的星星也开始相互碰撞,当啷作响。


咔哒咔哒,车轮在夜空中疾驰。有关它此行的最终目的,现在暂且还无人知晓。只是在捕鸟人眼中,那就像燃烧的天蝎脱离了原本的位置,舒展身体在空中飞翔似的。


 


列车陨落般划过夜空。那些追随车轮,流淌于星河中的光亮颗粒,开始染上赤红。


 


车子燃烧着冲向云层。


 


 


 


—银河铁道之夜—


 


 


 


“您在看天蝎之火吗?”


有人的声音将你唤回。你转过头,一旁身着乘务员服饰、面容精致的少女正朝你微笑:“列车即将抵达南十字星站。客人,这是换好的车票。”


少女打开黑色文件夹,从中抽出一张绿色车票。“只有一张吗?”对侧身穿民族服饰的青年垂下抚捏栗色发丝的手指,“可我们有两个人,要怎么办?”


而后,仿佛回应青年那般,提示即将到站的列车广播响了起来。你看了眼青年,发现对方也望向这边,于是开口道:“我在这站下车。”


青年迟疑片刻,微小地说了声谢谢,才从乘务员手中接过车票。其实并没想好去哪里,你看着窗外的银河心想,但或许也因此,去任何地方似乎都没问题。自心底不断升起的感受让你一时不知如何表达。就像是从循环往复的梦境中醒来,而长舒一口气那般,疲惫、轻松与迷茫包裹着你,最后化为嘴边的一丝长叹。


 


“其实,”青年的声音传来,“我不知道该去哪里。”


 


你抬起头,方才接过车票的青年依然捏着那张绿色纸片,视线投向窗外莹白的河流与细小的星星。“能让我问一件事吗,”他再次同你四目相对,“你为什么去南十字星站?”


 


 


***************


 


 


“引——导——者——”


发色暗红的男性将脸孔探进车窗,望向散落着纸屑与空盘的餐桌,“是时候回去咯,引导者。”


但无人回应。沉默的雨果将脸转向尼西,令其不得不弯腰窥探桌下的情况。狭小的列车地板上堆挤着各式礼物,其中独有一件包装破损,自开口处露出一双小巧的皮鞋。库勒尼西从座椅上站起,越过铺散的礼物堆并抱起人偶。人偶则用撕破的红色纸袋套住脸,做着近乎可笑的最后努力。


“引导者……”


“不在!”


高分贝的少女音令尼西耳中嗡嗡作响。怀中人偶于挣扎的同时挤压着包装纸,红色的塑料纸面拓印出其嚎叫的面部轮廓。因为这光景实在惊悚,库勒尼西赶忙制止人偶的动作,并尝试着安抚。


最终经过一番努力,人偶逐渐安静下来。库勒尼西在散乱的餐桌上收拾出一块地方,让人偶小心地踩上桌布,又不至于担心弄脏皮鞋。


“引导者,”取下包装纸的尼西握住人偶的手,“你不能留在这里。”


“为什么?”略微停留之后,抛出疑问的人偶滚落泪水。“哭、哭了吗?!”“哎呀好可怜”无视窗外议论的尼西蹲下身,从稍微低一点的地方向上看着那湿润的眼睛:“你仍有应该完成的使命。至于我,一个人也没问题了。”


人偶张了张嘴,将目光投向窗外,注视着慌乱的C.C.与一旁的战士们。“引导者是好孩子呢。”揉了揉人偶的头,库勒尼西将其抱起,从窗口递了出去。


 


接过人偶的雨果没有立刻离开,而是一边用手臂圈住对方,一边在背包里翻找些什么。库勒尼西有些疑惑。他探过上身,望见对方从背包里掏出的书本,便忽然沉默不语,略微从窗前退去。


“这个……”雨果将那半是焦黑的书本举至脸前,略有尴尬地挠了挠头。见对方这副神态,又赶着补上一句:“别误会、我不是怕你上去没武器吗!不过破成这样大概也念不了经,最多用来砸……欸痛!”


车里飞出一只盒子,“乓”的一声命中喋喋不休的雨果眉心。四周一瞬静默,而后突然爆发出欢笑。“干嘛、我认真的啊!”双手被占满的雨果只能额间发红地大叫着抗议,甩手将满是焦痕与碎页的书本丢进车窗。但车内人却更快地捡起掉在车厢地板上的书本,从窗口递了出去。


“我不需要它。”库勒尼西静静开口:“送给你了。”


世界再次落入寂静,所有人将视线投向车内。几秒钟后,雨果怀里的人偶伸出手,接过书本并仔细圈起来。雨果尝试着从人偶手里取出书本,却被人偶一口咬住手掌。


“啊疼疼疼!”


“引导者也可以收下,”尼西补充道,“讲故事给她听吧,雨果。”


这话一时没让名为雨果的青年反应过来。不如说,浮现在那脸庞上的是宛如雕刻般僵硬的神情——该不会不识字吧,库勒尼西在心里吐槽。人偶却似乎颇为满意,开始一个劲儿用脑袋蹭雨果的脸。“我知道啦,快住手……”无奈答应的雨果叹了口气,将人偶抱离了车窗。库勒尼西又站了片刻,才彻底关上窗户。


汽笛声响后,聚于四周的战士们又涌了过来。就连原本乖乖呆在后方的人偶也在侍僧怀里叫着,便只好再次将她抱上前来。“路上小心啊。”名为出叶的青年用手敲了敲车窗,模糊且带着乡音的话语隔着一层玻璃飘进来。就像储存在雪球中的风景,库勒尼西心想,若是能将这些带着笑意的面孔也一并带走就好了。


 


因为这趟列车,如今只有孤独的……


 


“到时候再见面吧!”有人呐喊着,“在地上!”


 


 


***********


 


 


笛鸣于天际回响。你看向窗外,列车在星石铺就的道路上呼出白色烟雾,朝天空的黑洞驶去。


“那是什么……”对侧青年将脸贴在玻璃上,凝视着愈来愈近的黑暗,有点不安地吐出话语。你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名字,以及缠绕着名字的狭长黑影,如同鳗鱼在记忆的海洋中游走。


“不论前方会遇见什么,”你突然开口,“你所惧怕的终将离你而去。噩梦已经结束了,尼西。”


突然,你觉察到违和感,既是对你所说的这番话,也是对眼前的这一切。青年脸上的惊愕只在你眼里停留了一瞬,之后便被黑暗吞没——最初还留存着列车驶入隧道时呼呼作响的风声,但就连那也逐渐消失,变得沉闷,低缓,最后像反射在无数的海绵体上一样,声音消失殆尽。


自那沉默的黑暗中浮现出遥远的白色光点,宛如另一个世界的细小星幕。光点交替闪烁,从临近的地方开始,一个个消失、浮现,就好像——


 


“别过来!”


 


突然的,响起对侧青年恐惧的惊叫。车内灯光亮起,身着民族服饰的青年在座椅上缩成一团,栗色长发散落在环绕的臂膀与身体周围——青年正微微发抖,你察觉到这点,便将右手搭在青年发抖的臂膀上。借着昏暗的内部灯光,你看向窗外,与惊扰青年的怪物四目相对。


“别过来……”青年仍旧在低喃,但你无暇应付。那个怪物——有着细长的双目与尖牙,仿佛在嘲笑着什么般咧开大嘴的狭长影子,不知何故激起你深深的怀念。对你而言,窗前游走的与其说是怪物,更不如说是经久未见的老友。


 


——噩梦结束了。


 


伴随着话语,女人于记忆中浮现。有着淡蓝色短发的女人撩开额前的刘海,用那有些悲伤的眼睛看你。


 


 


*********


 


 


「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脑中响起声音。那声色粘稠、缓慢,如同话剧中女巫一样苍老但满是邪恶的声音,撞击着库勒尼西的心脏。「我只是帮了个忙,」绘有古怪花纹的怪物从他脚底爬过,自咧开的大嘴里滴下的血液渗入地毯,「帮你实现内心的渴望。」


库勒尼西低着头,视野所及之处慢慢被粘稠的深红色浸染。来自异世界的怪物在地毯上缓缓爬行,然后尾端一摆,将那球一样的东西甩到尼西脚下。“住手!!”踉跄着向后退去的库勒尼西捂住眼睛,但图像早已烙印于视界之中——那是伊奥席夫,是他在世上唯一的亲人的头颅。


 


眩晕的浪潮席卷而来。有那么一阵,他认为自己在漂。明明双脚还站在地上,却感觉不到身体。是哪一边,库勒尼西想,漫延开来的血液,和立于身前的女子,究竟哪一边才是此刻面对的现实?还是说……


“梦……吗……”


他不自觉地说出口。然后,一直回响着的某种细小声音停顿下来。凝固着黑色血液的地毯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黑白相间的菱形地砖。库勒尼西感到身体的力量仿佛被抽走,接着便意识到有人扶住了他。


淡蓝色短发的女性仔细端详着他的脸,而后同他拉开距离,语调平静:“这就是我所能告诉你的全部,”她抬手顺了下耳侧的短发,“选择恨我也是你的权力,我不会抱怨。只是……”


“什么?”


这很奇怪,库勒尼西一时没能明白——“只是,往后你不需要担心,”名为玛格丽特的女性移开视线,“噩梦结束了。”


库勒尼西长久地注视着面前的女性,对方则回避他的目光。他首先回想起对方的名字,接着是初见时冷漠的擦肩而过,训练场上每次都会避开的身影,以及今早唐突的造访与请求。“我有些事要告诉你。”如此说着的玛格丽特散发出不容拒绝的气息,但她话中包含的事实却远比尼西预计的残酷。


 


“直到现在,你才……”


积聚在他胸中的、名为黑暗的情绪抬起头。从那干涸结块的黑色污渍中,升起的名为深渊的怪物,就这样猛然扑向玛格丽特,并狠狠咬住她的右肩。玛格丽特的肩膀以不易察觉的幅度抖动了下,脸上却没流露丝毫感情,仿佛这一切只是例行公事。


“是吗,”看着眼前的一切,尼西淡淡地说,“因为感受不到疼痛,所以能做出这么残忍的事——”


 


 


巨响之后,深渊松开了口。自伤口溢出的鲜血溅上了库勒尼西的上衣,后者则掐住女性的脖颈。为什么又看见了父亲被咬的断颈,血红的颅骨,干黑的地毯,如果就这样朝那跳动的地方咬下去的话一定会喷洒出来将地毯染红的鲜艳的翻滚着尸体鲜红色腥臭铁锈


 


 


“为什么生下我”


 


 


*******


 


 


——我和你一起下车。


穿过煤炭草袋后,车窗外又重现了漂亮的莹白色河流。看见让人怀念的景色了,你想着,心思尚且还停留在后方。这时,坐在对侧的库勒尼西却抬起头,将手里的车票撕了个粉碎。


“如果这之后,我又是孤单一人的话……”


你听着他的话,沉默地转向窗外。列车前方传来汽笛的鸣叫,你站起来,伸手从行李架上取下一本书,将其中作为书签留下的小小卡片递给对方。


“今天是你的生日。”


读完卡片后,青年哭出了声。光芒撒入车窗,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哈利路亚的歌声,窗外有鸟飞过。“你和普通人一样,”你看着他,“你不再是孤独一人,永远不会。”


突然间,车厢内的风景消失不见,你们面对面坐在嫩草盈盈的河边,穿着白衣的孩童自对岸跑来。天是璀璨的,存于其间的星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闪亮,仿佛在庆贺,发出欢笑。你们周围充斥着歌声、赞美,河边采摘花朵的少女羞怯地递上花环,将它套在青年身上。稍远的地方有一座散发光辉的巨大十字架,一位慈祥的老人正张开双臂向你们走来。


你望向尼西,从他尚未干涸的眼中发现了亮光。“去吧。”你说,从背后轻推着他,便有两名孩童笑着过来牵住他的手。更多的人从十字架的光辉中现身,他们亲切友好,如同家人般接纳了迈出步伐的青年,聚集在他四周。


 


“这里是天堂。”


 


一名婴儿趴在你脚边,与你一同注视这一切。“你也应该到那边去,”你对婴儿说,“这是她的心愿。”


远离河岸的人流中,一位少女停下脚步,转身向你跑来。“给!”活泼的少女朝你递出卡片,俯身抱起草地上的婴儿,“为什么待在这里?”温柔地蹭着婴儿的脑袋,少女将视线投向你。


行走前方的青年从人群中探出头。风吹过河岸,将那遥远的呼唤送达你身边。少女怀中的婴儿睁开双眼,仿佛具有智慧般看着你。


你接过少女手中的卡片。


 


 


“我留下。”


 


 


刹车声凄厉而寂静,你扑向车座,痛楚借由撞击打入体内。咔哒咔哒,咔哒咔哒咔哒,车轮碾压铁轨,窗外不再有闪亮与美好的星空,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混沌。掠向身后的是黑暗,惨叫其中的则是风。银河列车化身为黑暗利刃,它追上天边逃散的双子,割裂构造其一的闪耀的星星——星石化为粉末,再也无法发光,守护的光辉也戛然而止。世上最为原始的恐惧与疼痛从夜晚的唇齿与鼻腔中流出;邪恶则贪婪地收割一切,像捏碎星星一样捏碎它们,最后将疯狂的星尘撒向人间。


厢内灯光由昏黄转为猩红,它断续闪烁,并不时发出滋滋声。方才美丽的乘务员此刻再次立于走道间,却化身成为地狱使者:突出眼眶的眼球各自朝不同的方向旋转,唇角顺着脸颊一路延伸至耳廓下方,裂缝一样的唇沿涂有血红的唇膏。从那长着根本不可能为人类拥有的细密牙齿的口腔中不时窜出一条细长的舌信;那张脸则像被扔进过烘干机,因为长时间的榨取水分而青筋遍布。只有金色长发依旧柔顺光泽,但落在这样一张脸上,却直教人退避三舍。



响起了混有尖锐嘈杂的机械声的甜美少女音,就像是往香槟里灌机油。你背靠座椅,递出食指与拇指间夹住的卡片。乘务员抬起血管清晰可见的褐色双手,用那涂满紫色指甲油的细长美甲支撑住手里的卡片,四处转动的双眼一点一点、一点一点朝着像骷髅一样仅剩的两个黑洞处聚集。最后——不知是否该称其为她——怪物垂下手臂,你抓住于间隙处飘落下来、对你而言很重要的卡片,夹入书内。



列车剧烈颠簸,说是将要爆炸也不为过的震动渗入身体。你低下头,摊开膝上那本深色封面的书——“我是怕你上去了没武器!”没有一丝起伏的书页间传来一声呐喊,你看见了临行前、特意送来被烧毁的旧书之人的脸。


有些事物残留了下来。你觉察到,一切都是从那一天开始的。


 


 


*****


 


 


伴随颤抖流入身体的是恐惧。这感觉久远又熟悉,库勒尼西意识到,自己已经没法再保持理智。红色矿石于手中脱落,“哐”的一声散落为无数细小的碎片。对他而言,那就像是将他犯下的罪恶完全呈现于眼前。每一块碎片上都有疯狂的影子。名为库勒尼西的青年就这样看到了自己怪物一样的脸,在那数不尽的反射面上对自己微笑。


“尼西!”


图书馆大门被砰的一声撞开,等候其外的两名侍僧摆好战斗架势,却只有猩红的恐惧从身边掠过——“大小姐,”名为布劳的战士挡在人偶面前,阻断其追赶逃离而去的青年的步伐。然而那平日里温和绅士的表情此刻却毫无踪影,不止如此,甚至能从站立的少年状机械人偶身边觉察出悲伤的气息,“这是没有办法的事。”


 


“为什么!”


他看见了之后的景象:逃出家门的自己无处可去,所至之处的一切活物都被身边跟随的怪物咬碎或吞没。“为什么你会缠着我!”记忆里崩溃的呐喊与此刻重叠。前方道路上有一个人,库勒尼西甚至都没来得及出声,黑影便越过肩膀飞了出去。


“停——”


“我没事。”女人的声音响起。名为深渊的怪物不知为何大张着嘴,却在咬向女性脖颈的那一刻停下动作。不知是否是他的错觉,女性轻轻对怪物说了些什么,之后那庞大的身体便骤然缩小——落在他肩膀上的,是看起来小巧又可爱的奇妙生物。库勒尼西停下脚步,与面前之人隔开一定距离,似乎没有继续靠近的打算。


脑中的黑暗依然在尖叫,但同时,有什么东西开始苏醒。随低语一同照亮昏黄的地面,并在那之中窥探到的曾经的秘密资料,指认出那个将自己的儿子作为混沌元素研究对象的女人,有着同面前之人一样的名字。


 


“母……亲?”


 


那双眼没有丝毫波澜。但仔细想来,从一开始就是这样:名为玛格丽特的女性只是走着、路过了他身边而已,然而某种不确切的怀念的气味,却让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是的,”女性的双手重叠在身前,目光偏向右下方,“我是你的母亲,并且有话要告诉你……”


 


——对你来说,这大概会相当残酷。


 


然后他回想起来了,那分明是恐惧、却又真切分明的现实感。玛格丽特口中讲述的故事,比他至今为止从书本、剧院里接触到的都更加荒诞不经:婴儿的摇篮发出嗡鸣,而外面的世界正上演一场屠杀。之后婴儿健全地长成大,却从未脱离与摇篮的联系——在摇篮,在「内部的世界」里,一部分的婴儿被困住了。


库勒尼西感到脚下的地板在凹陷,他落入洞口,向着更深、更远的地方探寻,最后在边境白色的地平线上,他发现一个飞奔的女人。女人用比他至今见过的任何生物更快的速度,将身体化为一线,大嘴一直咧开到脖颈,然后就那样朝着翻阅书籍的某个剪影追了过去。所以,不——


他看着肩上的生物。


 


“选择恨我也是你的权力……”


玛格丽特的声音缥缈地传来,落在身处边境的尼西脚边。不,那已经不是曾经困住因果罪人的牢笼了。库勒尼西清楚地看见,牢笼里凝视着他的,是有着狭长双目、面容丑陋的深渊。


 


 


——为什么。


——如果是这样的话。


 


 


“我不会抱怨,只是……”


 


 


——如此残酷的、这一切。


 


 


——我、为什么我会


 


 


***


 


 


“出生在这个世界上、”你张开眼,“为什么。”


世界烧了起来。加速行驶的银河列车裹挟着无尽的火焰,不断朝黑暗的最深处驶去,向下坠落。窗外是血染的大地,漂浮着尸体的河流,以及被火焰吞噬的废墟都市。你看着那片风景,看着那地上唯一在移动的事物——着民族服饰的身影扬起脸,露出狭长的四只双目与咧至耳边的大嘴,静静地同你对视。


 


 


*


 


 


站台上立着一个女人,一头浅色短发在月光下微微发亮。女人沉默地看着停靠下来的列车,等待车门开启。


穿着深色服装,有着栗色长发的青年于车门处现身。突然,从女性身上簌地飞出了什么东西,在空中转了两圈后扑向青年,却“啪”的一声撞在青年横放于面前的书本上。


“这是对你抛下我的惩罚。”


青年淡淡地开口。掉在地上的小东西嘴里发出呜噫一样的哀鸣,开始逐渐变大,长出手脚与可怕的大嘴,细长身躯缠绕上青年的腰,最后爬上肩膀并盘踞在那里。然后,青年将目光投向女人,却发现泪水从对方眼里流了出来。


“为什么跟过来了?”


青年默不作声,上前擦掉了女人面颊上的泪水。“我有事情要告诉你,”他在她耳边呢语,“是很重要的事,但首先——”


话语被女人竖起的食指打断。“我不会后悔生下你,”她以坚定的语气重复,“永远不会。”


 


静默中,缠绕在青年身上的怪物滑向女人,如同无形的绳索将两人栓在一起。从地底冒出难以计数的怪物吞没他们的双脚,将两人托举上天空。


“你带着那个礼物吗?”


女人的视线落在青年手中的书籍上,从怀里掏出了绘有花纹的黑色面罩。


 


“生日快乐,尼西。”


女人这么说,替青年戴上了面罩。风吹过身侧,带来浓烈的腥臭味。这是座死亡之城,库勒尼西从空中向下望,发现了街道上一瘸一拐逃跑的某个人影。


 


“和我一起拥抱一切吧。”


 


深渊撕碎了逃兵。在那死寂的城市上空,银河闪闪发亮。


 


 


——Fin——



天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小心脏啊啊啊啊啊啊QAQ!!!呜呜呜感动又兴奋的泪水。。。
大概会有回忆。。看这个头发长度应该是最在意的那里了。。。太期待了!!
是说纺你原来。。关于这点是有自觉的吗?!夏目君这张眼神太温柔了QAQ